成都 【切换城市】
携程订房(400-612-8930)
当前位置:本地生活> 成都67岁老人骑摩托9个月行6国 自带高压锅煮饭

成都67岁老人骑摩托9个月行6国 自带高压锅煮饭

http://cd.city8.com/life/72/150623115602605.html 2015/6/23 11:56:50

成都67岁老人骑摩托9个月行6国 自带高压锅煮饭

  老人与自己的摩托车合影

成都67岁老人骑摩托9个月行6国 自带高压锅煮饭

  老人在骑行路上

成都67岁老人骑摩托9个月行6国 自带高压锅煮饭

  旅途中

  年过六旬退了休,大多成都老人要么带孙娃,要么打麻将。但家住高新区锦城大道的67岁老翁邓宗全却很“疯狂”。一辆摩托车、一顶帐篷、一口高压锅,带着简单行囊,他就斗胆踏上了漫长的骑行之旅。

这位自称“老顽童”的老人几年前退休时,身体落了不少毛病,“零部件都不咋好使了”。爱好摄影和旅游的他不顾家人强烈反对,踏上了骑行苦旅。他不参队、不结伴,孤身一人骑半大半个中国后“闯”入东南亚。从去年8月底成都出发,历时9个多月返回成都,他骑行里程刚好约十万八千里,“孙大圣翻了一个筋斗云”。6月20日,邓宗全向记者展示了骑游的几千张照片,讲述了孤身一人骑行异国的趣事窘事。

  有钱却穷游 自带高压锅

  6月20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邓宗全时,他正和朋友在成双大道的4S店给奔驰车做保养。退休前曾在医药公司上班的他和儿子家境殷实,好车有几辆。不过,这次历时9个月的摩托车骑行却是纯粹的穷游。

  “骑摩托车是体力活,你看看我现在的肌肉。”刚坐下,性格开朗的邓宗全就曲起手臂,展示这趟骑行后自己最大的收获。他的爱好就是摄影和旅游,退休之后时间充裕,他突发奇想计划起了骑摩托车游历各地。在这次跨出国门骑行东南亚前,他已在国内骑过多个环线,包括人烟稀少戈壁重重的新疆,还有雪山遍布的西藏,他都是孤身一人完成。

  虽然有钱,但却穷游。在邓宗全的QQ空间里,陕西、新疆、老挝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越南……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,也记录着老人一路领略的美丽风光。照片上晒得黝黑的他骑的只是一辆普通国产摩托,只花了7000元购买的。所带装备也很简单,一共6个包兜在摩托两侧,除了帐篷、摩托配件外,还自带了一个高压锅以及油盐酱醋等。从去年出发到今年回蓉,一路上经常自己煮饭吃,住最便宜的小旅馆或搭帐篷,来了一回彻底的穷游骑行。

  最感动:高棉人家半夜端炒饭

  人在旅途,连普通话都说不溜的邓宗全在异国遇到不少状况。但摩托车骑在异国沿途,接触当地最朴实的百姓,很多次给他留下感动的细节。

  最让他感动的是在柬埔寨暹粒途中小镇的一次奇遇。从泰国入境柬埔寨后,晌午天气异常炎热,他几乎热的晕厥,等到傍晚6点太阳落山后,他骑摩托车继续赶路。深夜完全黑了,他终于骑到一个还算像样的小镇。

  疲惫不堪的他找合适的落脚点,在这之前,他常在老挝、柬埔寨路上见到蛇爬行,因此只敢找有地砖的地方搭帐篷。半夜12点,他在一户民房门口过道搭好帐篷睡下。迷糊中被车灯照醒,40多岁男主人带着妻儿开面包车回来了,男子打量了他一下,没说话就返屋关上了门。

  邓宗全觉得主人没反对,就继续睡。不久后,男子敲打地板把他再次吵醒,手上端来一个刚炒的炒饭,手示意:“饿了吧,快吃吧!”邓宗全一下子感觉到对方的善意,但连忙推辞摆手不要,男子就一直端着炒饭很为难的样子。邓宗全接过炒饭,很饿的他大口吃,男子很高兴,又回屋拿来4瓶矿泉水。“当地矿泉水不便宜的,这户高棉人家很淳朴,让我特别感动。”凌晨时分,邓宗全把盘子放在屋外桌子上,悄悄告别了这户人家。

  最惊险:遭遇狂风吹走摩托车

  这次跨国骑游,邓宗全说总体上险情不多,只偶尔出现了抛锚等小状况。而真正带有生命危险的,还是去年骑游新疆时。当时,他骑着摩托到了哈密苦水一带。由于没有关注当天的天气预报,中午时慢慢就起风了。起初还觉得很舒适,但风速却逐步加强,他正常骑行感觉人有点在飘了,随后摩托车开始出现摇摆,周围也变得昏天暗地,头盔听到啪啪响,开始有飞沙走石,这时他才发觉不对劲。

  一辆大卡车停下,“老大爷,怎么跑这儿来了,这天气你还敢骑车啊!”货车司机告诫他快停下,超级大风要来了。“那司机说,这超级强风不容易遇到,还问我,警察为什么不拦你,我说我天不亮4点就骑跑了,警察没看到我啊。”邓宗全赶紧听从,把摩托车栓在护栏上。大风袭来,旁边的大货车都被刮的移步,他的摩托车被吹跑了。风停了后,他在很远的地方才把摩托找了回来。

  最雷人:异国“制服”多次敲棒棒

  这一趟邓宗全走过大半中国后,在越南、柬埔寨、老挝、泰国、缅甸走了环线后回国,一张张照片记录了沿途的美景。“骑行特别自由,想看哪里去哪里;走大街、串小巷,吃当地饭、逛小市场,而且还能与当地民众接触,了解他们的风土人情。”邓宗全说,一路上,他感受到各地民众的热情好客,但这只是旅途的一面,另一面却很雷人,那就是:他在几国多次遭遇“敲棒棒”。

  他骑车赶往老挝琅勃拉邦途中,遇到一个三岔路口。只带双语地图的他无法判断走那个岔口,偶尔遇到的路人也直摇头。正焦躁不安时,他看到斜对面来了“制服”。“两男一女,我心想,穿制服的肯定比较负责。”他赶紧举起写着目的地牌子示意对方。对方回应,示意他过来。他满心期待过去,结果三人要求看手续,邓拿出相关入境手续,但对方就是不停摆手,话也听不懂,但肢体语言透露的意思就是“有问题”。后来,三人直接示意“意思意思”,邓宗全讨价还价,最后给了

  40万老挝币才放行,钱虽然不多,但让邓宗全很不安逸。后来路途中,他看到当地制服的,都要赶紧躲开。

  最急人:儿子直飞曼谷堵截他

  67岁的邓宗全此番出行,不出所料遭到家人强烈反对,但他告诉家人骑摩托车看世界是年轻时的梦想,家人也拦不住他。

  他说,自己在几次骑游中,路上认识了不少年轻骑游者或徒步者,年轻人看到他都表示佩服,因此有很多张骑游途中认识的年轻女孩和自己的合影。但是,他没外文基础,特别是出国路上无法和当地人交流,因此他准备了三部手机,随时和成都家人联络。

  他的儿子没少操心。同行来的朋友告诉记者,邓宗全在泰国素可泰古城时,非要找到古城标记点拍照,但那里全是寺庙,邓找不到就打回国内问儿子,儿子又打电话给在泰国的朋友打听,泰国朋友又打来电话和邓所住旅馆老板沟通,折腾了1小时还是没找到,而实际上标记就在他附近不到500米的地方。

  见老爸在外国这么够戗,在成都的儿子很着急。“每天我一到旅馆有了WIFI,收到信息,儿子就说,老汉,别骑了,回来了嘛。”邓宗全笑着说。他告诉儿子,自己是属牛的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,自己一定要圆这个梦,骑行一定要始也有终。今年3月,他骑行计划路线2/3,儿子飞到曼谷,专门来堵截他的,非要他回成都。邓宗全问儿子摩托车咋办,儿子说摩托别要了,当地送给人送了。最后,儿子没有截走他,他继续自己的骑游之路。

  “老顽童”线路

  去年8月,他骑行出发,国内先后穿越四川、陕西、宁夏、内蒙古、河北、河南,又北上走东北到黑瞎子岛、乌苏里江再到绥芬河,再到俄罗斯海参崴;再南下过辽宁,穿越所有沿海省市南下广西,从东兴口岸进入越南,出越南再回广西翻越十万大山,再赶往云南多地,从磨撖口岸进入老挝,走遍老挝主要城市后进入泰国、柬埔寨、缅甸等国,最后从广西入境返回四川,历时9个月,平均每天骑行200公里左右,摩托车读数表约54000公里。